第一次到香港,虽然无数次的路过,可是从来没有进入到香港本土。我对香港一直兴趣不大。因为看了很多的TVB,看了很多的李嘉诚励志故事。它在我的印象中就是很多的人、奢侈品、摩天大楼、警察,而这些我并不关心。

走到这座金融中心。香港的空气潮湿、天空很蓝,海风粘哒哒的站在人们的脸上,大太阳天偶尔也会突降骤雨。街上的人们看上去休闲而精致。人潮涌动的尖沙咀,有卖着烟草的小商贩,也有西装笔挺的身材高挑说不好普通话的酒店侍应。

我拖着行李,沿着导航从美丽华酒店辗转走到海港城,等待跟洪丹丹见面。大学的时候,我们住在隔壁宿舍,关系亲密。上学时候她家境一般,性格坚强,拿了学校的赞助人的资助读完大学。后来交了几个男朋友,经历了一段不大不小的感情纠葛,最后离开南京到了深圳,嫁人生子。结婚7年的她,选择生第二个宝宝,举家牵往香港,辞去工作培育一双儿女。从韩国回来以后,因为我经常出差到深圳,我们一直维持每年见一次的频率。上次见面是她怀第二个孩子的时候,挺着肚子跑到青岛。转眼又已经1年半。
海港城太大,她带着儿子找了几圈也找不到我,于是我从地下的星巴克起身,穿过Tiffany&co、Dior、LV,来到正对北京道的大门见到母子俩。

在我眼里,丹丹一直是老样子。还是笑眯眯的,小毅长的很高,很有礼貌的给我问好。我们寒暄过后,各自聊了最近的近况和家里的事情,她知道我第一次到香港很惊讶,于是坚持带我吃完了饭去太平山顶看夜景。天很快暗了下来,我们转乘地铁,到达山顶缆车前。她一路像老妈子一样帮我提着行李,怕我辛苦。一边带着宝宝,一边给我拖着箱子。在缆车前等了40分钟,已经过了晚上9点,终于坐上车。一路陡斜的轨道颠簸,香港夜景呈现眼前。潮湿的空气映着夜晚的灯光,朦胧的清亮。站在山顶,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找到可以俯瞰夜景的位置,她拉着我说快拍照。看完夜景到丹丹家已经夜里11点,小毅太累了,直接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我们洗漱完毕,她出差的老公刚刚到家。我们聊了会儿互联网,夜里1点各自休息。

第二天一早,菲佣shelly做好早餐,带着二女儿雅箴去散步。雅箴已经9个月大了,刚学走路。对于早上出门这件事情非常的热衷和亢奋。一早就喊着啊啊啊,欢欣鼓舞。等电梯的时候开心的握着拳头喊得口水到处都是。小毅非常照顾妹妹,一路都哄着妹妹。虽然他只有5岁,但是却知道他是男子汉,对妹妹有与生俱来的责任。一个小时的散步后,丹丹把我送到铜锣湾,陪我买完给朋友代购的商品。午饭我们简单点了汉堡和拿铁。我们聊起过去、基督教、留学和如何忙碌且竟然有序的带两个小孩。她已经忘记了曾经的韩国语专业,现在用流利的粤语和英语生活着。

相处的两天时间,我常常沉默。每天忙碌的生活让我从不觉得时间在飞速流逝。但是每年见她一次,她都会说你完全没变诶!我却忍不住从地铁门的倒映里看到我们逐渐加深的眼袋和法令纹。丹丹跟我说,我觉得自己不聪明、也不勤奋,但是受到了神的眷顾和指引,一直过着神希望我们过的生活。她的表情恬静,没了年少的急躁。她讲述着她过去的一年,我默默的听。

她给我画好了路线图,我顺利从香港返回福田。飞机晚点3小时,我坐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的58号登机口前,听着很多年前的歌。小时候的我们,以为自己会毕业就结婚生子,以为我们应该去做一个公务员。而后来,我们走到了不同的路上,为了自己的目标挣扎着前行。与其说怀念过去,不如说我们开始接受过去的自己,开始逐渐了解,一个名牌包和一碗云吞面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