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心底有个地方阳光灿烂

Month: 十月 2012

北京

为什么每次回北京都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2012年十一假期二三事

9月29日焦糖生出了小灰和小花。两个小家伙很健康很调皮。

9月30日早4点半出发,5点半到达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搭上从北京到首尔的飞机。去首尔的路上想了很多过去的事情,到达仁川国际机场,没有陌生感,似乎一切如常,我也只是那个回来上学的2年前的我罢了。
匆忙的五天见了雪花、振鹏。去了爱宝乐园、月尾岛。路程中没什么特别要记述了,除了被中国人攻陷的免税店和明洞,

回国2年半了,时间簌簌的过去。短短两年,经历了工作上许多的事情,却想不出具体哪件事让我可以获得成就感。只学会了要小心翼翼待人,要踏踏实实做事。职场的厚黑学学不会,只能努力让自己不骄不躁、不弃不馁。

10月4日晚上回国,10月5日一早回了辽宁。我对辽宁真的不熟悉,出门不打车就找不到可坐的公交。如果没有父母在的话,似乎就没什么值得纪念一下的回忆。回家换掉了好多他日用品,老人家总是觉得还能凑合。看了老姨的游乐场、老边沟的枫叶。帮忙卖了2个茶叶蛋,收错了钱。晚上蒸了几十只河蟹,吃完了发现有一只晃晃悠悠的从厨房的柜子下面散步出来,蟹中豪杰啊。最后单独给他开了个灶,单间煮了去。

看完枫叶从郊区返程的路上,收到亚楠的短信,说子木不行了,要去看他最后一眼。过了2个小时,又收到一条:没有赶得及。收了两条消息,如鲠在喉。如此旺盛、如此年轻、如此的有才华,怎么就去了呢。我还试图劝劝亚楠,可是自己在回复信息的时候眼泪也止不住啪嗒啪嗒的落在手机屏幕上。跟子木不算熟悉,有过几次工作上的往来,在我的印象中,他的一切都刚刚开始,每次小菊、普他们混在一起,嘻嘻哈哈,都会很羡慕。这是多么不靠谱又充满能量的人生啊。
可是他就这么去了,在我们觉得他会好起来的时候。在阳光明媚的秋天爽朗的下午。
明天一早是子木的追悼会,我应该去看他的。可是我不想看到他父母的身影,无法想象菊、普的表情,没法安慰会哭的一塌糊涂的亚楠。我太懦弱,没法眼睁睁的看着年轻生命就在我们身边溜走,眼前逝去。

现在是10月8日晚上5点27分。还有两个小时就到北京了。
天空是晴朗的灰。今天接到了若干工作电话,补发了周报。越是临近北京,压力就一步步逼近。要逃离,就要从现在做起。

© 2018 Cindy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