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心底有个地方阳光灿烂

Month: 十月 2011

没搞清楚⋯⋯

搞到半夜,被我越弄越丑。worldpress的模板太多了,挑花了眼。。。

明天起来再做。~~~

在福州

飞机轰隆声中上扬15度角,飞离北京首都机场。

翻开龙应台的书,一页一页一字一句的阅读。转眼间看了3个小时,竟也不觉得累。

飞机飞在平流层,打开遮光板,灿亮的阳光扑进来;向外望去,天空似湖面,湛蓝平静如许。整片云随意的卧在空中,阳光藏在云后,云端金边耀眼。眼神放空,内心极静。

 

走神,想到那年在首尔。

我曾看见一个僧人,从学校地下一层的画室走出来。腋下夹着一卷墨香犹存的提了娟秀字迹的水墨画。字是繁体中文。内容已经不大记得。

我曾看见卢武铉自杀次日,大学院前摆满了白色的雏菊,有学生头上绑着白色布条,没有任何言语,眼神坚毅而悲愤。

我曾看见仁寺洞的假面木雕,狰狞的双眼。头顶却被过路的行人摸到发亮,多了滑稽少了戾气。路人似乎觉得狰狞之物可以护体,随手顺个吉利。

我看见奥运火炬传递时,一个妈妈对着三四岁的孩子,指着身披中国国旗的留学生说,看,他们都是坏人。

我曾看见房东奶奶提了大包小包的生栗子,蹒跚在小路上走着。奶奶回家后,用刀割开栗子给我们。栗子壳裂开来,露出白色的瓤,没什么味道,口感生脆。

 

出国之前想逃离南京,到首尔之后想回家。后来才明白那时的拼命逃离,那时要回的家,不是逃离任何意义的危险和苦闷,不是回到任何意义的家,而是回归自由和安全感,要回一段无忧虑的时光。

 

飞机机身向左倾斜了一下,继续飞行。逐渐,云越来越稀疏,可以隐约看到下面的山地。连绵的山地中间,有人把坡缓的地方开辟成了田地,种上不同的植物,田地的颜色错落有致。一片片的砖瓦房整齐的坐落于大山深处。不禁感慨,人类是怎样聚集在一起,一步一步的,缓慢而艰辛的改造着自然。

 

16点35分。

轰隆一声,飞机降落长乐机场。 收起行李。

空气中弥漫着潮湿微霉的气味。

 

抵达福州。

降落不是终点,而是旅途的起点。

 

© 2018 Cindy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